云青青兮欲雨

赛后安慰小段子

被贰哥的评论暖到,很萎得掏出手机速记一个赛后安慰小段子
没捉虫,错别字见谅
OOC,极度OOC
文风如见鬼,心态很崩实在掰不回来这丧到没边的怨妇文风
很给自己加戏地补一句:KY退散,毒唯退散
真的很OOC很雷,确定好了再看吧
大概明早睡醒就被自己羞耻到删掉了
努力甜一下吧
谢谢你这么小仙女还能看废话看到这里
————————————————————————

有问题,很有问题。
伍贰看着显示屏右下角的时间想。

两个小时前,阿越发了微博。一个小时前,落叶给了他一个评论。二十分钟前,自己给了他一个评论。

今天的比赛结果非常的出人意料,说起来伍贰的前队友们都聚在了今天比赛,上一局他还疯狂吹了一波花开,下一局就看着种子队——他的“前妻们”输掉了比赛淘汰出局。
伍贰君的内心目瞪口呆.jpg,这结局,不会是月咒偷偷毒奶了一口吧?
解说任务完成后第一时间,伍贰登录了自己的微博账号,先转发了画手给自己画的速涂,顺便十分一碗水端平地评价了一下今晚的老队友们。
做完这一切,伍贰开始看他的老队友们的微博。
兰摧,嗯,果然什么都没发。花舞剑的微博也毫无动静。万罗发了条微博,看起来没受什么大的影响。花海发了很长一段心里话,不过看着也是没什么心理负担。看完四个人的微博,伍贰在屏幕上方的搜索栏输入“阿越君”三个字,点着头像进了阿越的主页。

第一条——“对不起”。

其实在伍贰心中,阿越并不是一个对输赢看得这么重的人。
大概是因为当初自己还跟他在一起时,还没有这些各种名目的官方比赛吧。
在伍贰的记忆中,和阿越打竞技场的记忆宛如夏天的西瓜和空调,总是带着轻松愉快的印迹。还停留在自己记忆深处的,是耳机里少年欢欣雀跃地声音,说一些有趣的事,不自觉的带着点撒娇的调调。

伍贰知道自己的脾气不太好,打竞技场时队友一失误自己就会控制不住地碎碎念,有时还会语气严厉地冲队友。但是跟阿越在一起时却似乎很少这样。除了因为他们是国服级别的苍藏,也是因为受到了阿越情绪的感染吧?伍贰在心底一度是很羡慕阿越的。为什么这个小孩儿就可以每天这么开心呢?赢了也开心,输了自己主动揽揽锅,然后再开心地继续排队,似乎从来没有为了游戏里的这一串数据而不开心过。对此,阿越君表示,“哇兄弟,你没看贴吧怎么说么?是你玩游戏,不能让游戏玩你。游戏嘛就是要玩得开心,要是打游戏都打得生气了还玩游戏干嘛?”
只有一次,阿越被自己念得非常萎,像一只只会傻呵呵摇尾巴求抱抱的傻金毛忽然之间湿着眼睛湿着鼻子跑到房间的角落趴下盘成一个圈,顺便把头埋在前肢下不理人,任凭你怎么喊它摸它逗它都不理你,甚至拿出它最爱吃的零食都不抬头看你一眼。那时的天策队友哄他哄得万念俱灰身心俱疲都哄不好,而伍贰只是看着屏幕上傻傻地往前冲默不作声踩人的军爷忽然觉得这样委屈样的阿越有点可爱。后来呢,天策队友还是哄不好阿越,还是伍贰自己两句话把阿越又哄成了原来那个说话句句带着笑意的样子,哄好以后,他还不忘跟天策队友嘚瑟下,这只叽果然还是要他来哄才有用啊。

伍贰看着屏幕上只有三个字的微博,留下了一条评论,“努力过就没什么可自责的”。评论发出去后伍贰想了想,又回去给万罗花海分别留了条评论。

所以曾经那个开开心心打游戏的阿越,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呢?

后来,后来的伍贰离开了游戏,再回来时,也没再有机会跟阿越成为队友了。阿越后来的队友,是他的徒弟和国服级奶妈。而他,只能跟粉丝一样看看直播,隔空喊喊不会有回应的话。
官方举办第一次大师赛时,阿越的队伍作为种子队非常被看好,打到最后了,遇到了来自网通人狠路子野的双花歌。淘汰后阿越连发三条微博,但是能看出来心态还是很稳输了就输了大不了我们明年加油的元气满满的样子。虽然输了自己也会有点不开心,但还是完美甩锅不肯送外卖的麦当劳逗粉丝开心。
第二次比赛熊猫杯,伍贰作为莫问加入了墨洒琴心的队伍,在最后和阿越在赛场上碰面了。在赛点,阿越和他的徒弟合力击杀掉了他,他的尸体躺在地板上,他坐在电脑前看着阿越的藏剑在他尸体旁停顿了一下才转身重新加入战局,那时的阿越,在想什么呢?那次比赛,阿越的队伍还是输了。那天晚上伍贰去看他的微博,看到阿越语气那么轻松,也就放下了心来,毕竟阿越还是那个玩游戏是为了开心的阿越。
第三次,是水友杯。阿越说自己不会参赛,然后偷偷开了一个霸刀,直到退赛了才爆出来。因为弃权的事情和那篇微博,阿越也是狠狠招了一波黑被网友骂了有段时间,时至今日都会被当黑点拿出来说。虽然伍贰自己没多想,但看着热评的一些言论心里也是跟着有点气,你说这小孩儿,怎么就这么喜欢自己揽锅背呢?
第四次,就是这次,第二届大师赛。伍贰自己一个半A人士明确了不会参赛,他的徒弟也现充去了,阿越跟花舞剑一起和兰摧他们组了队,颇有种宿命对手并肩作战的感觉。阿越和兰摧一起打竞技场的视频伍贰也看过好几个,毕竟有兰摧阿越仙儿33屏录这种病毒一般的存在。兰摧和花舞剑似乎找到了一个兴趣共同点就是甩棍阿越,阿越也不再是记忆中还和自己打时“我的我的”主动背锅的小孩儿了,面对兰摧“你有病”攻势和花舞剑甩来的锅,也是总要先哼哼唧唧地不肯背,再委委屈屈地背好了,期间语气中依然带着不自知的撒娇调调。
今天第二局阿越的霸刀打得有些畏畏缩缩,伍贰一边解说一边脑内开小差脑补出了打完后兰摧和花舞剑一起甩锅的场景,就这么想着自己都快被自己的脑补逗乐时,墨洒这局输了。第三局,墨洒的阵容是原配的双花歌,伍贰心里小小地舒了一口气,毕竟这些个比赛看下来,他也看出了阿越心理抗压能力差,生死局让他上恐怕他也会给自己更大的压力更加可能发挥不好。

这些兜兜转转有的没的事情想了一大圈,二十分钟过去了,阿越没有回复他的评论,也没给他发YY或QQ或任何消息。

到底是什么时候,为什么,阿越变成了现在这个阿越了呢?伍贰一边翻着阿越的过往微博,一边想着不会兰摧花舞剑真把阿越骂了一顿吧?但是转念想想,兰摧毕竟老大哥,输赢看淡不会放在心上,而花舞剑……正想着伍贰又翻到了第一次大师赛后阿越发的微博,一点开评论就看到了被粉丝送上热评第一的花舞剑的评论,“CNM阿越”。仔细数来,花舞剑和阿越成为绑定队友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和阿越绑定的时间了,花舞剑也是真心拿阿越当自己人,如果赢了可以随便骂随便甩锅,但这种情况,肯定还是花老师安慰阿越才对吧?用粉丝的话怎么说来着?对,口嫌体正直。

又过了半个小时,依然没有任何来自阿越的回应。
伍贰翻着粉丝们各种各样的留言,也不合时宜地冒出一个很总裁的想法,以前,阿越说他是“我家爱妾是国服第一苍云”“我爱妾肯定强啊”;以前,伍贰可以一打二让阿越在后面骑着王八看风景。后来,自己离开他之后,他这是被一个一个版本爹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啊……想到这儿,伍贰不禁浑身打了个颤,大半夜的胡思乱想,果然越想越gay gay的。

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才凌晨一点,阿越那个常年修仙的人应该还没睡吧?
一边想着,伍贰一边伸手解锁了手机一个电话打了出去
嘟——
嘟——
嘟——
就在伍贰以为不会有人接时,电话那边传来那个仿佛看到心爱的主人亲自来哄终于把头从爪子下抬起露出湿润的狗狗眼般的傻金毛那样有点傻傻的,有点呆的,带着点撒娇般的委屈的调调的声音

“喂?伍贰啊……”

————————————————————————
我感觉…还是有甜的

心态崩了崩了
没有线下了
比起没糖吃,更心疼老婆啊……几次比赛都太不顺了,感觉老婆并不是一个像他看起来那么没心没肺的人
他应该是最不好受的吧

滤镜不同也要相爱🌚
你们的呼吸打扰到瞑目夫夫工作啦

不算脑洞的脑洞

二少是一个普通二本院校的大学生,在大学时跟着广大宅男一起进入了网游的大坑还是渣基三。藏剑最早是玩pve的,跟团坑了几次之后被骂BLX了怒转PVP,万万没想到,虽然二少打副本怎么也打不明白,但是pvp却玩得很溜,天天在长安插旗也插出了名气。在二少之前,他们服有另一个成名已久的藏剑,在贴吧有人喊藏剑大师兄的那种,然而wuli二少是不不玩贴吧的直男啥都不知道,插旗中认识了藏剑觉得藏剑很厉害,天天缠着藏剑插旗,后来竟然渐渐的能压着藏剑打了。藏剑也很喜欢这个二少,于是俩人狼狈为奸地成为了好基友天天撩狗插旗竞技场。

后来,二少被藏剑拉着一起加入了一个代打+直播的团队,因为玩得6,性格又好,声音还很软,并且hin会讲单口相声,二少就小红了,在明确了基三广大妹子玩家中为数不少的腐女占比后,二少也会顺应形势地麦麦麸搅搅基啥的,他自己玩着也好玩,观众看着也开心。

后来出苍爹了,有一天二少在长安看别人插旗,注意到一个666的苍爹,于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地也插了人家一把之后被虐了,然后wuli欢脱的二少插人家插上了瘾天天上线就去看苍爹在不在然后去找苍爹插旗。终于有一天,两人插旗插熟了,二少跟苍爹说,我33想打藏苍,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要不你跟老夫学打JJC吧。

然后苍爹就被撩走了。

之后二少又喊了个奶,三个人开始了JJC虐狗之旅,二少的无数亲友都大呼二少负心薄幸见色忘义抛弃了自己云云,吃瓜群众表示喜闻乐见看得不亦乐乎。

二少和苍爹两个人玩得很投缘,每天有事JJC没事发狗粮,一起打小本做成就,看风景啥的,私下两人关系也越来越好。但是有一点就是,因为二少的JJC都在做直播,苍爹就很少开麦。一开始二少只是以为苍爹不习惯直播,后来直到有一天,JJC一把出来二少切出来看公屏,发现公屏炸开了锅。有一个妹子听苍爹的声音觉得耳熟,然后经过吃瓜群众的同心协力,大家扒出来原来苍爹是以前80年代时的一个大神,也是贴吧会喊大师兄的那种角色。

既然大家都扒出来了,苍爹索性承认了,二少却在心里跟苍爹赌起了气,觉得苍爹不拿自己当朋友啥都不跟自己说,明明是80年代的老玩家,自己90年代才玩的却在自己跟苍爹说什么90年代怎样怎样听说80年代怎样怎样时装萌新嗯嗯嗯。然后二少被苍爹哄回来了。之后二少把苍爹拉进了自己的群里,也把苍爹拉来了他们的团队,苍爹也顺势自己开了一个直播间,不过当二少没上线时苍爹直播的日常是,诶二少怎么还没上啊,啊等二少上了我要和他去巴拉巴拉……于是那段时间两个人的CP渐渐热起来了

后来这个代打直播团队举办线下聚会,因为大家都是一个服的都很近,面基的城市正好选在了二少学校的城市。二少和苍爹虽然彼此知道是一个城市的,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并不曾单独面基过,正好顺势见个面。线下聚会举办的很成功,一群大老爷们儿吃吃喝喝唱唱歌,几个奶妈姑娘也落落大方没有一般先说种的恶毒女儿人设的那种都是好妹子。二少的几个基友看见苍爹都说苍爹好福气把二少拐走了那么久今天终于来见家长了巴拉巴拉

二少是个比较笨的人,像CP这种事如果只是一两个人说说或者离得远的观众说说,他还觉得大家就是觉得好玩起个哄,但是线下聚会后身边的兄弟全都在说,他自己就开始思考他是不是弯了,是不是真的喜欢苍爹了……

苍爹人设是211研究生在读,外地人,年龄设定大概是二少大二,苍爹研一。二少本地人设定。

苍爹很成熟,之前对于观众哄cp的行为配合度就没有二少那么高,因为觉得二少年龄小容易被带进去。在二少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弯了的时候,苍爹察觉到了二少的心理,虽然不至于因此而疏远他,但是有意无意地开始跟二少表明他的态度:CP啥的都是大家说着玩儿而已,那群CP粉小姑娘也只是喊喊真爱,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只是兄弟而已。之前因为线下聚会两人接上了头,两个人的学校离得又不远,苍爹是校外租房住,二少经常去苍爹家蹭吃蹭喝蹭住蹭网,两个人三次元已经很熟了。二少学渣,学的是建筑设计,苍爹本科市场营销研究生金融。那段时间二少赶死线常住苍爹家,于是发生三次元生活小品若干,二少终于开窍了,他弯了,他真的喜欢上苍爹了。

二少是个很热情主动的人,在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苍爹后,就表白了。苍爹天然弯,在犹豫了一段时间之后,接受了二少的表白两人在一起了+全垒打。

在一起之后二少花式发了一大波狗粮,虽然暑假的到来两人爆发了第一次争吵。二少觉得现在直播行业起步不久蛋糕很大,想以后职业做直播。而苍爹已经在计划着出国深造了。苍爹认为二少的想法不靠谱,坚持觉得二少应该好好毕业提高GPA巴拉巴拉的毕业之后正常的找工作。

然后放暑假了, 苍爹家在外地,选择了回家+准备各种出国材料啥的,游戏暂A。很多粉丝大哭他俩分手了。

然后转三次元线,大概就是先甜,二少去苍爹家城市旅游千里送,苍爹也中途回学校找二少啥的,一起出去旅游啥的。然后开始虐,大概就是两个人对未来的规划无法吻合,苍爹一定要出国,并且后期可能想留在国外。而二少家境普通+学渣+自己并不是很想出国。然后就是争吵啊啥的,最后讲开了也算是和平分手。

然后游戏上就是苍爹A了归期未定,二少撩到了新的基友继续JJC直播的日子。苍爹现实中出国了继续学业,两个人偶有联系气氛都很尴尬。

后来二少家里出了些变故(还没想好是什么变故),二少的一个好基友(我什么都知道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设定的好基友,类似sk中的bones那样!)就告诉了苍爹,苍爹一放假就赶紧回国来找二少,但是二少的态度就比较拒之千里这种,但是苍爹依然忙前忙后一直陪着二少。

开学后苍爹回去了学校,在国外的生活也步入了正轨,正好基三出了老琴爹,苍爹就回去玩了一个老琴爹。这次回归之后,二少比较蛇精病,白天/人前对苍爹各种避之如蛇蝎,但是晚上/人后会间歇性地给苍爹发很长的微信讲自己的事(负能量)。苍爹能理解二少的心情就可这劲儿地宠,游戏里也各种痴汉暗戳戳地用小号跟着二少啦,帮战时借号去奶他啦啥的。二少前面家里有变故时也A了一阵子,回归后不怎么撩人了,跟着最早的一个基友和和苍爹一起玩时期认识的一个苍云一起玩主要。这个苍云更不喜欢开麦,因为很多时候这个苍云其实是苍爹上的号!苍云和苍爹设定现实亲友

然后两人的关系渐渐回暖,苍爹开始重新追二少,也重新开了直播间,各种隔空喊话啥的。二少明面上从不理他但其实私下都会回他^_^

然后再切现实线就是二少答应苍爹等毕业后看现实情况再考虑要不要复合,然后二少大四了。苍爹最后还是觉得还是二少比较重要,国外的一年半研究生结束后回国在二少的城市开了一家小公司,运营情况良好。然后二少大四实习半年后决定发愤图强考研究生好好读书重新做人。然后两个人复合了。

不过在游戏里两个人依然没有明面上的交流哈哈哈哈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破不说破,嘘

james今天终于进家门啦
作为暗沉黄皮,法鲨色真的一点都不友好,相对来说一美色真是日常又美丽